Saturday, June 18, 2011

神的慈绳爱索

我在文莱的一个宁静市镇马来奕(Kuala Belait)长大。它就位于文莱和马来西亚的边境,只要穿过两道桥,我们就能到达位于东马沙捞越的美里城(Miri City)。由于马来奕镇里没有什么好去处,所以每逢周末,许多人一早就会开车到东马的美里去购物,到处逛逛。之后在移民关卡门之前,再赶回马来奕镇。这就是我们马来奕镇人的生活。

我家里有六个人,爸爸妈妈和我们四个兄弟姐妹。妈妈是第一个接受主耶稣为她个人救主的。虽然爸爸还未信主,但他没有反对妈妈带着我和弟妹们去教会。我自七岁就开始参加主日学,到了大概十二岁的时候,我的主日学老师带我进入一个房间,详细地把福音讲给我听。她问我是否愿意接受主耶稣为我个人的救主。当时,我不知道其中的意义,所以没有答应她。一年后,她又带我到同样的房间,再次跟我传讲救恩信息。这次我明白了,也真的知道自己是一个需要救主的罪人,所以我认真地与老师一起祷告,求耶稣进入我的生命中来赦免我一切的罪。虽然我十三岁就在人前称自己是基督徒,但我并不认真地看待我的信仰,继续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的过着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,在家里还常欺负两个弟弟(当时妹妹还没出世)。

我虽然不喜欢上学,但还是听爸爸妈妈的话天天到学校去,只是一踏进学校,我就不想回家。我发现生活很单调,也不知道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。我曾经这样的发怨言:「我为什么必须天天回到这个同样的家?」另一件困扰我的事情是我的身体状况。我自出生以来,就被诊断出患有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不足症(congenital hypothyroidism),所以我终生都得天天吃药。此外,我也必须定期去看医生,并作抽血检查。我羡慕两个弟弟能免受这些烦恼琐事,在我的心中又时常充满愤恨和妒嫉,所以就开始欺负他们,特别是我的孪生弟弟敦义,因为他的学业成绩比我的好。

一九九九年敦义获颁奖学金,能到新加坡名列前三十名的中学之一就读。不久后,爸爸为了让我来陪敦义,也把我送到新加坡来读书。但我只能进入一间离敦义学校不远的邻里学校,因为不能通过智商测试,所以不能和敦义在一样的学校就读。当时我非常自卑,觉得比不上他。

来到新加坡念书是我们懂事以来第一次离开家园和亲人。对我们来说,这确实不容易,因为我们非常想家和家人。虽然我们有彼此为伴,同住在碧山的寄宿学校里,但仍感到孤单,甚至有一种被家人遗弃的感觉。我很怀念那里自己的房间,想念婆婆所煮的饭,想念爸爸妈妈,弟弟和妹妹。以前我都把这些当作理所当然。当时我真的想收回我说过的话:「我为什么必须天天回到这个同样的家?」每次想家的时候,总是不断地流泪。与家人分离确实是让我伤心难熬。

在新加坡这里是由福利老师带领我们到芽笼的基督渔人团契聚会。每个星期天早上,我们得搭地铁,从碧山到政府大厦转换站,再转搭地铁到附近的阿裕尼站。渐渐地,我们厌烦了这样的路程,再加上我们失去了追求的心,惰性便开始作祟。若在星期天早上与朋友安排了活动,我们就不去教会敬拜神。最后,我们甚至停止了聚会,且竟长达半年之久!

我们的主日学老师是Anson老师(他已经回天家了),那时他每个星期六晚上都打电话提醒我们要去聚会,他还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祷告事项需要他代祷。他坚持不懈每个星期六都这么做,让我们觉得很厌烦。于是,我们就找了一个朋友代接电话,骗老师说我们已经出门了!

在我们停止聚会的这半年里,星期天早上我们不是睡到很迟,就是在浪费时间。当时,我虽然很活跃地和朋友参加各种活动,但却有愧疚感,也仍觉得孤独;缺少了自律,也没有读书的动力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日子真是我生命的低潮期,是我所遭遇过最糟糕的日子。想到再过六个月的时间就是“O”水准会考,就感到非常地焦虑。想到会考近在眉睫,我的心脏就跳得很快,我非常恐惧英语考试不及格,因那是我最弱的科目!

大家都说双胞胎有心灵感应,我虽然不知道,但敦义在那个时候也和我有着同样的烦恼和恐惧。不知怎的,我们两个同时都觉得不要再让朋友帮我们去欺骗主日学老师,于是我们决定自己接听老师的电话。经过这长久的时间,我们终于又在电话里听到老师的声音。我们坦白地告诉他,我们不想去教会,也要求他不要再打电话给我们,因为那些电话在我们心里造成了愧疚,加上我们在过去六个月一直都在撒谎骗他!

感谢神,祂满有怜悯,并没有放弃我们,因为祂的爱不放松我们!主日学老师继续通过电话,用神的话来鼓励我,让我意识到我不应该停止聚会。我自称是基督徒,却这个样子,成为弟弟敦义的绊脚石,因他当时还没有信主。我知道了神是我们的力量,我们应该寻求神的能力来克服自己的恐惧和懒惰。

我们终于听了老师的话,决定第二天就回到教会。当晚我们祷告祈求神的原谅。从那时起,我就不再觉得愧疚,反而是满有喜乐,好像从监狱中获得释放一样。我们星期天早上便回去教会,老师也用神的话语继续勉励我们。

不久后,弟弟的心被神感动,并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。从那时起,我们一起学习祷告,把考试的需要交托给神。感谢神,虽然考试一步步的逼近,我已不再心跳加速,心脏无力。当我回想过去,我看到神在我生命中的带领――与其把我放在我理想中成绩名列前茅的学校,倒不如按我的能力把我安排在一间邻里学校就读,以免我压力太重。祂比我更清楚我的能力,因为祂是万物的主宰!我回顾我的一生,看到一切都在神的计划当中:祂引领我和敦义来到新加坡,离开马来奕镇,离开家人,好让我们的灵命有长进,学习在困境中依靠神。之前我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,但如今我非常珍惜每一次回马来奕镇度假与家人相聚的日子。

这些年来,神已改变了我的心。我愿意让神在我心中居首位,不再是单单脑海里头的知识。我生活的许多方面也已经改变,特别是对家人的态度。我不再怨恨弟弟们,也不再嫉妒成绩比我好的敦义,因这一切都要过去,而只有主耶稣基督在我的生命里才是最重要的。正如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一章二十一节说:「因我活着就是基督,我死了就有益处。」感谢神,让我经历了这一切,引我归正路。每当我不想参加主日敬拜的时候,我感谢神借着圣灵在我心中警戒我。我祷告求主继续让我能顺服主的引导,帮助我一生都按照祂的旨意来行。
This is a chinese version of my previous post.